您的位置  性愛保健  中醫保健

拉弓搭“箭” 推動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

  • 來源:互聯網
  • |
  • 2019-11-28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本報記者 張雨

  我國四大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以及成渝城市群,從地理位置上,呈現出“弓箭型格局”:“箭頭”是長三角城市群,“弓”的左右兩端分別是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和京津冀城市群,而“箭尾”正是成渝城市群。

  拉弓搭箭,蓄勢待發。四大城市群將使我國經濟發展更為全面、完整、均衡,但相較其他三個城市群,成渝城市群還有較大發展空間。近日,《中共四川省委關于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的意見》提出“創新體制機制,推動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建成全國重要經濟增長極”,創新體制機制方面,又有哪些問題需要注意?本報記者梳理出四大城市群經濟發展相關數據,邀請專家問計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如何推動。

  四大城市群 數據怎么看?

  ●成渝城市群的人口基礎、增量吸引、文化融合優勢,是巨大的“后發”基礎,用好這些基礎,才能更好推進一體化發展

  ●成渝城市群產業結構同質化現象較為突出,基于城市群一體化發展的產業分工協作體系和協同創新體系建設尚在起步階段

  ●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推進城鎮化,需要看兩個關鍵變量。一是兩個都市圈能否打造成功并相向發揮作用,二是在邊界區域能否協同打造一個突破行政分割的都市圈

  記者:數據一比對,就能看出成渝城市群經濟總量及人均GDP、地均GDP等指標與其他三大城市群相比,還有一定差距。

  李國平(北京大學教授、北京大學首都發展研究院院長):GDP差距客觀存在,但值得關注的是人均GDP和地均GDP。人均GDP,反映出成渝城市群與其他城市群的勞動生產率差距;地均GDP,反映出成渝城市群與其他城市群發展程度和經濟集中程度的差距。特別相較于人均GDP和地均GDP都“拔得頭籌”的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而言,成渝城市群還有不小追趕空間,根據世界銀行制定的國家與地區收入水平劃分標準,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人均GDP已經接近高收入國家或地區的水平。

  駱玲(西南交通大學教授、西南交通大學四川省產業經濟發展研究院院長):不過,看到差距的同時也要看到希望,成渝城市群2019年第一季度經濟增速領先。

  李國平:近年來,成渝城市群一直保持增速方面領先,成渝城市群是經濟活力和發展潛力巨大的城市群,人口基數多、市場規模大、資源環境承載力、城市等級規模都較高,又屬于相對獨立的市場。尤其近年來,國家高度重視成渝城市群的發展,川渝兩地共推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不斷深化多個方面的合作,使其逐漸從“內陸腹地”發展成為“開放前沿”。

  駱玲:這里有一個例子能從側面說明開放成效:2018年發自成都和重慶的中歐班列3000列左右,占全年中歐班列總開行量近50%。增速背后,成渝城市群的人口基礎、增量吸引、文化融合優勢,是巨大的“后發”基礎,只有用好這些基礎,才能更好推進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的戰略布局。

  李國平:說到戰略布局,目前三大城市群中,京津冀城市群已經呈現出“重工業+生產性服務業”向“高端制造+科技創新”優化,形成“北京研發——天津轉化——河北產業化”的產業布局,打造以產業結構服務化為導向的區域產業體系。長三角城市群正以電子信息、裝備制造、現代金融等產業為核心,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高地和全球重要的現代服務業與先進制造業中心。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制造業發達,尤其是深圳的科技、金融、外貿等高端產業發展迅猛,處于全國科創領域的龍頭地位。總體而言,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三大城市群,呈現出了具備全球競爭力的自主研發、自主創新能力。

  駱玲:成渝城市群產業結構同質化現象較為突出,成都、重慶均以電子信息和汽車產業為主,競爭大于合作,基于城市群一體化發展的產業分工協作體系和協同創新體系建設尚在起步階段。并且從產業創新角度來看,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支出占GDP的比重指標,成渝城市群落在了后面,科技投入水平和科技創新能力比起其他三大城市群,還有不小差距。而每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成渝城市群也比較少,科研產出質量和市場應用水平還需逐步提高。

  記者:所以說,成渝城市群在整體創新能力、產業核心競爭力、先進產業密集度等方面與其他三大城市群都還有一定距離。

  駱玲:還有一個不能忽視的短板,成渝城市群的常住人口城鎮化水平不高,2018年只達到53.8%,而同年,粵港澳大灣區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有85%。雖然成渝城市群的常住人口城鎮化水平已在逐年提高,但卻面臨著不同于東部地區城鎮化快速推進時期的經濟環境,所以一些傳統推進方式已經無法采用。

  李國平:成渝城市群的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確實較低,甚至低于2018年59.58%的全國平均水平。具體而言,其推進困難在于作為超大城市的成都、重慶“兩城獨大”,其他城市散點式分布周邊,幾無大城市,城市發展失衡。并且,如今要推動區域人口、經濟、社會、資源、環境全面協調發展的城鎮化,成渝城市群還面臨土地約束趨緊、環境壓力加劇等多重困難。

  駱玲: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推進城鎮化,需要看兩個關鍵變量。一是成都都市圈、重慶都市圈能否打造成功并相向發揮區域均衡發展輻射帶動作用,二是在川渝邊界區域如川南與渝西能否協同打造一個突破行政分割的跨區域都市圈,發揮成渝中部崛起的支撐作用。此外,還需解決成渝城市群綜合交通一體化發展問題,打造同城效應助力城鎮化。比如,長三角擁有18條高鐵,成為全國高鐵網絡最密的區域,“三省一市”41個地級以上城市中34個通了高鐵,擁有7個旅客吞吐量超千萬人次的機場,初步形成1小時—3小時的綜合交通體系,同城效應日趨顯現,對城鎮化起到了很大推動作用。

  一體化發展 具體怎么做?

  ●成渝城市群亟須創新體制機制,探索協同發展新模式,促進城市群內部功能分工和結構優化,才能真正解決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創新體制機制,首先要解決觀念問題。成渝構建共同體意識,必須放在大背景下去思考,繼而平等協商對話,共同參與和治理大小事宜

  ●城市群內部“弱聯系”狀態,可以在擁抱重大機遇中逐漸改善,如新一輪科技革命、消費升級等等

  記者:如何縮小成渝城市群和其他三大城市群的差距?

  李國平:差距雖然客觀存在,但從20世紀末開始,國家先后實施了西部大開發、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中部崛起等旨在縮小區域差異的區域政策,使得我國區域間差距呈現不斷縮小的態勢,包括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成渝等一批規模和發展水平不同的城市群和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廣州、重慶、成都等人口超過1000萬的超大城市和一批特大城市、大城市,已經成為我國區域經濟發展的重要空間支撐。

  駱玲:但在相當一段時間內,由于資源、歷史、政策等各方面因素造成的區域發展差異還會存在。

  李國平:是的,尤其區域增長分化問題仍然突出,西部地區大多仍以資源密集型行業為主導,產業結構亟須轉型升級,區域合作仍有待深化,區域空間結構也有待調整。現在的成渝城市群、成都與重慶雖然處于加快發展階段,但經濟發展的質量、效能還不夠好,部分中小城市發展成效不大,城鎮化發展的區域之間不平衡問題依然突出。

  駱玲:對比中不難發現,成渝城市群的綜合實力、國際競爭力等,都不及三大城市群,成渝兩地產業同構與同質化較為突出、協調合作機制還不夠健全。要一一彌補這些短板,近日,《中共四川省委關于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的意見》指出,“創新體制機制,推動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建成全國重要經濟增長極”,成渝城市群亟須創新體制機制,探索協同發展新模式,促進成渝城市群內部的功能分工和結構優化,才能真正解決區域經濟發展中所面臨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綜合承載力與資源優化配置能力以及引領輻射作用。

  記者:創新體制機制是關鍵,但突破口是什么?

  李國平:創新體制機制,首先要解決觀念問題。必須站在圍繞中心服務大局的高度,深刻認識到成渝城市群是一個共同體。當前,全球經濟增長速度放緩,貿易保護主義重新抬頭,勢必對全球貿易產生負面影響,也會對全球產業鏈安全構成威脅。成渝構建共同體意識,必須放在這種大背景下去思考,繼而平等協商對話,共同參與和治理大小事宜。否則,區域利益格局調整與協調還會遭遇不少麻煩。

  駱玲:川渝兩地應首先在規劃協調、生態環境、基礎設施、開放通道、創新協作公共服務等方面,打破行政區劃壁壘、消除無序競爭,盡快建立區域一體化分工協作的長效機制,加強政府、企業、民間組織等多層次的實質性合作,著力改善城市群內部“弱聯系”狀態。

  李國平:城市群內部“弱聯系”狀態,可以在擁抱重大機遇中逐漸改善。京津冀、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三大城市群經濟活動發達,產業成熟度高,取得這些業績,一方面離不開政策支持,另一方面也離不開各大城市群擁有搶抓國際、國家機遇的本事。

  目前對于成渝城市群而言,外部具備三大重要機遇,應該積極搶抓用以促進發展。第一,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蓄勢待發,或將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技術、智能制造技術等領域取得突破,將有可能從根本上改變技術路徑、產品形態、產業模式,為成渝兩地攜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提供機遇,甚至在培育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方面,成渝城市群可能和其它三大城市群處于同一起跑線甚至彎道超車。

  第二,我國消費水平提升和消費結構的快速升級。隨著消費市場持續較快增長,國內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持續增強。近年來,成渝城市群的旅游產業得到迅速提升,游戲、文化創意、電子商務等,都在成為成渝城市群最熱門的創業領域。

  第三,中國經濟最大回旋余地在西部,成渝城市群在拓寬我國經濟發展回旋余地與開放空間中有著重要作用。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推進,成渝城市群在新型對外投資和貿易、交通和通訊等方面都將取得長足發展。

  駱玲:擁抱重大機遇必須加快補短板。如建設高等級、方便快捷的一體化綜合交通,打造軌道上的都市圈和世界級機場群,提升交通路網密度;優化產業結構、強化分工協作、做強產業集群,提升城市群產業國際競爭力;協同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及打造一類口岸與內陸開放平臺,提高外貿成熟度等。

  把脈

  射洪如何利用好產業優勢打造區域性副中心城市

  爭當“二傳手”提供新支點

  本報記者 張雨

  11月18日,射洪撤縣設市,正式掛牌。射洪市委書記蔣喻新想通過四川日報向兩位專家提問:目前,射洪正努力建設成為區域發展的文化中心和經濟中心。設市后,射洪如何利用好產業優勢打造區域性副中心城市,更好發揮對區域的輻射帶動作用?

  北京大學教授、北京大學首都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國平說,射洪撤縣設市不僅會加大城市基礎設施的建設力度,提高城鎮化水平,也會促進招商引資與對外合作,增強區域協調發展的能力,以及提高市民的榮譽感、幸福感、獲得感。規劃先行很重要,要對新成立的縣級市進行科學定位,特別要與國家和省主體功能區規劃、新型城鎮化規劃、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城鎮體系規劃和環境功能區劃相銜接。

  西南交通大學教授、西南交通大學四川省產業經濟發展研究院院長駱玲建議,要基于區位和產業等優勢,優化城鎮化空間布局和城鎮規模結構,促進中心城區和小城鎮協調發展,并加快縣城改造提升,規劃建設產城融合型新區,培育壯大區域性副中心城市的功能,引發資源、人才、物流等要素的集聚效應,提升整個城市的發展空間與后勁。盡快啟動與周邊城市特別是與成都都市圈、重慶渝西都市圈直聯快速的交通通道建設,實現區域共融共享發展;主動融入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大局,為成都、重慶做好產業配套服務,爭當“二傳手”,提供新支點。并且,從射洪市步入新征程開始,就要將生態建設、經濟中心與文化中心建設并舉,堅持信息化與工業化、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走創新引領綠色崛起的道路。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熱網推薦更多>>
湖北11选五爱乐彩